24

周四

201910

>

 快讯

  • 韩国允许对胎儿进行性别鉴定

    据韩联社28日报道,当天,韩国宪法法院判决禁止怀孕32周前胎儿性别鉴定的条款违宪。宪法法院在解释其判决理由时表示,“随着女性社会经济地位的提高,两性平等意识逐渐扎根,国民的价值观及意识发生变化,传统的重男轻女思想明显衰退。”今后韩国孕妇无论怀孕几周都可随时鉴定胎儿性别。(齐鲁壹点)

    5小时前
  • 澳优将携手湖南更多企业研发创新

    近日,望城经开区召开推动高质量发展暨2024年经济工作会议,会议上,澳优乳业(中国)执行总裁魏燕青表示,2024年,澳优将以“澳优生命营养基础科研共享中心”为平台,携手湖南省内更多企业在孕婴童研究、技术创新、产品研究等方面开展研究。(公司发布)

    5小时前
  • 伊利股份新提交“珍护铂萃倍至”、“珍护铂萃名初”等2件商标注册申请

    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近日内蒙古伊利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新提交 " 珍护铂萃倍至 "、" 珍护铂萃名初 " 等 2 件商标注册申请。(证券之星)

    5小时前
  • 澳洲奶粉商Bubs预计中国市场库存将出清

    日前,澳洲奶粉商Bubs发布2024上半财年业绩(截至2023年12月31日的六个月)。期内,中国市场净收入下跌三成至710万澳元(折合人民币约3238万元),收入占比从一年前的32%下跌至18%。CEO Reg Weine表示,中国业务重启正稳步推进,预计下半财年销售将增加,全年同比将实现中个位数增长;尽管此前在华独家分销商分销的Bubs奶粉产品在所有渠道中都在大幅打折,但相信2024财年底有关库存将会出清。Bubs还表示,在2024财年四季度将会为中国市场推出专门研发的新产品。(公司发布、小食代)

    5小时前
  • 卡夫亨氏获颁跨国公司地区总部(亚洲区)证书

    近日,美国《纽约时报》报道,美国44个州的儿童都在食用铅含量极高的肉桂味苹果泥。在2023年,这种食物造成数百名美国儿童中毒,这凸显了美国食品供应监管体系的漏洞。报道称,这款肉桂味苹果泥由厄瓜多尔的一家公司生产,被运到美国后贴上相关商标进行售卖。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称,苹果泥中的肉桂在厄瓜多尔进行加工时可能被铅污染。报道表示,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应该对运往美国的食品进行检测,但没有任何记录显示,该机构对铅含量严重超标的肉桂味苹果泥进行过检测。(海外网)

    5小时前

 母婴行业观察

起底快团团:玩转私域分销年入1500亿,未来会走向何方?

产业

小五

阅读数: 1157

( 0 )

( 0 )

( 0 )

2023-11-27 10:45

作者:私域商业情报


导读:双11硝烟已渐渐散去,电商平台们正规化着下一场争夺和比拼。但各种亮眼数据背后,寒意却是正浓,无论是公域电商玩家还是私域电商玩家都面临着更为激烈的竞争环境。不过,由于私域渠道可以实现更好地把流量握在自己手中,所以还是有很多人选择押注私域。


快团团因其千亿级别的体量优势和数十万的团长月活成为不少团长的共同选择。快团团如何一步步成长到现在的体量的?目前,快团团又面临哪些挑战?


从社区团购到社群团购,

快团团的快速发展之路


1、疫情封控,快团团“上位”


追溯快团团的发展,最开始,快团团是在社区团购中开始崭露头角的。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因疫情封控原因,居民无法出门,有社区志愿者或商家或政府或物业选择成为物资团购团长,通过社群发起团购,帮助同社区的居民购入各种粮油米面、蔬菜水果、药品等生活保障物资。


其中部分团长开始使用一些团购小程序,进行数量统计、物流协调、物资分发等工作。快团团2020年3月份在微信上线后,没多久就因其可以自动生成表格方便打印核对成为了社区团购中团长必不可少的工具之一。据公开数据显示,快团团上线两天就已经服务了超1万家社区。2021年快团团快速发展。到2022年4月(上海疫情高点),快团团迎来了爆发。


在疫情封控期间和非疫情封控时段,快团团的团购存在一定的差异。


在各地疫情封控期间,快团团的团购主要有两大类:团长自助模式和“马桥保供模式”。


团长自助模式则是由供保企业或商家做团长,通过快团团在各社区微信群里面快速手机居民的物资需求,然后将物资交给社区的志愿者团队来集中配送。最开始的快团团就是助力社区周围线下的商家,帮助社区居民和商家建立更顺畅的交换渠道。


“马桥保供模式”由上海闵行区马桥镇最先开始探索。2022年上海疫情期间,马桥镇镇政府和拼多多合作,作为团购的团长,提供给辖区居民生鲜、日用等保障物资,居民跟团下单后,48小时内就能到社区货架自取自己购买的物资或者收到志愿者配送上门的货品了。开团后3天,下单人数就超过了一万两千人。


在疫情期间,还有一些志愿者兼职做团长,利用快团团,义务开团,和商家对接货源、发布团购。


随着社区团购热度的增高,一些人从中看到了商机,开始在快团团上开团带货。解封后,社区团购的需求下降,但是之前社区团购时团长经营起来的社群成为了团长更好的带货窗口,货品的类型也更加多元化。


4·1.jpg


2、用奖金吸引团长,功能逐步升级


其实在快团团上线之前,微信自带的群接龙等小程序或其他团购平台早已上线,并吸引了大量用户。为了吸引更多的团长来快团团开团,快团团开始不断地进行功能优化,并配合推出各式各样的营销玩法。


功能方面,快团团在2020年就上线了帮卖功能。


快团团上有三类团长,一类是供货商,一类是供货大团长,还有一类是帮卖团长。


4·2.png


供货大团长通过设置佣金,吸引帮卖团长帮助自己卖货,帮卖团长则通过帮卖赚取佣金。供货大团长和帮卖团长的身份并非一成不变的,可以灵活转换。换句话说,供货团长有时也可以作为帮卖团长,帮其他团长卖货;帮卖团长也可以变身供货团长,给其他帮卖团长提供货源。


对待不同的团长,快团团扶持的举措不同。快团团通过开放帮卖团长资源库,来帮助供货商迅速扩大分销网络。而对待供货大团长,快团团则用补贴提现手续费、推举明星团长等方式吸引其到快团团上开团。面向帮卖团长,快团团给到了提供帮卖资源和培训等扶持服务。


最开始,快团团上的许多功能都是参考延续拼多多主站来设计的,比如说2020年下半年上线的“直播间红包”、“助力购”、“拼团”模块,通过各种福利,助力团长拉新。


另外,快团团在优化中还补充了多种电商平台或线下商超常用的功能设计,包括店铺、客服聊天系统、积分商城、搜索、阶梯价、买赠、官方补贴等。


比如,快团团最开始都是以单个团购商品展示为主的方式呈现,不像淘宝一样是有一个固定的店铺,对于推动单品爆单来说比较方便。但随着团购的增多,以及团购有截团日期的限制,团长们开始希望有类似店铺的功能来解决这些问题。2020年11月,快团团上线了店铺功能来提升用户留存度,增加团长团购商品的曝光途径。后期上线的客服聊天系统则是为了避免顾客没有平台端的售后渠道,而选择直接在社群中反应问题,引发群友对团长的不信任而上线的功能。


而关于补贴,快团团可以说是多次出手,比如,曾在2022年4月宣布免收4月全体上海团长的技术服务费,当时上海因为疫情防控,社区团购需求激增,在快团团上开团的团长数量不断增多;另外,微信提现需要收取0.6%的手续费,快团团还延长了6个月的0.3%的返还补贴。


4·3.jpg


除了扩充快团团小程序上的功能,快团团还拓展了网页版、App和上线了快团团输入法。


网页版是方便团长上架团购,快速完成打单发货。而App则主要是为了满足团长在团购素材方面的需求的,快团团上发布的团购内容主要是以图文方式介绍商品,吸引用户购买的。2020年底快团团推出了快团团“App版”买买相册,定位是提供相册共享和货源管理的微商卖货工具。团长通过买买相册快转存自己团购所需的素材,节省时间。


4·4.png


2021年年末,快团团上线可以让团长微信边聊天边发团购发优惠券的快团团输入法,在维护团购社群时更便捷。


营销玩法方面,2020年的618,快团团依托拼多多搞起了奖励补贴活动,推出了10元以上的快团团订单就可以获得一只拼多多百亿补贴的医用口罩的活动。累计10单(一包10只),由团长告知快团团的城市经理提交申请,满足要求的快团团用户就可以等着收口罩包裹了。快团团希望通过这一活动帮助团长引来新用户,巩固老用户。


2020年10月底,快团团首个“双十一”期间,快团团举办了卖货PK瓜分百万现金、红包的活动,以对抗电商平台促销导致的团购“淡季”,有头部团长当月的销售额达到了1126万元。


4·5.png


2020年12月,快团团开启了“最强团长”的活动,糅合双十二、圣诞节、元旦、年货节,继续卖货PK瓜分百万奖金。


2021年1月,快团团紧跟电商平台的年货节大促活动为入驻快团团的团长们造势,继续以现金或红包的方式激励各团长带货。


上线第一年,快团团在各种电商平台大促活动期间确实花费了不少真金白银,来调动快团团团长们的积极性。而2021年和2022年快团团在这方面更多是以榜单和功能奖励为主。


从快团团的发展来看,与其背后的拼多多可以说是密不可分。快团团不仅沿袭了许多拼多多特殊的理念,靠补贴吸引更多团长;更是加深了拼多多在社群方面的布局:从借助微信社群资源,发布“砍一刀”链接吸引更多人下载拼多多,吸引用户;到在微信上,深扎许多社群,上线快团团,服务团长开展社群团购。拼多多站在快团团身后,正拉起一张名为“私域”的大网。


登顶C位,同样危机四伏


目前快团团是市场占有率TOP1的社群团购应用,2022年GMV达1500亿,600万团长,每天有100万+团长开团卖货。


快团团已覆盖水果生鲜、美容个护、家居生活等90余个行业,参与的团长有淘宝店主、产地农民、微商创业、小区物业、海淘代购、企业主等各类人群。


很长一段时间内,快团团能够吸引这些团长来快团团上开团主要是因为快团团具备门槛低、快速提现等特点。但这也带了很多风险,随着快团团的飞速发展,良莠不齐现象突出,假货、售后难等问题增多,消费者对快团团这一渠道的信任度下降,也给更多的合法合规经营的团长带来了一定的不利影响。


不过,快团团已经着手修改原有的一些规则,比如尝试提高技术服务费,调整提现规则。


此外,快团团与团长之间的博弈也愈发明显。手握巨大的流量池,快团团不可能不思考如何变现。快团团曾启动过“全民帮卖”减低帮卖门槛,试点开启“附近的团购功能”,还亲自下场依托拼多多提供“官方货源”。诸如此类的变化让一些团长认为自己好不容易经营出的私域资源受到影响,开始寻求其他的替代工具或者直接自己开发小程序。


快团团在微信小程序上上线已三年,从社区团购走到了社群团购、社交电商的位置,跑赢了大部分的同行。但未来快团团会走向何方还有太多未知数。


文章来源:母婴行业观察




版权声明:转载母婴行业观察的原创文章,需注明文章来源以及作者名称。公众号转载请联系开白小助手(微信号:zhangxiaoxian1015)。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扫描二维码,第一时间获取母婴行业的资讯和动态。
从此和母婴行业观察建立直接联系。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本栏目文字内容归myguancha.com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Copyright © 母婴行业观察 |  京ICP备1204303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