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讯

  • 陕西省市场监管局对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企业开展体系检查

    7月8日至10日,该省局特殊食品处组织婴幼儿配方乳粉体系检查专家,对杨凌圣妃乳业有限公司开展食品安全生产规范体系检查,并对该企业生产的其他食品类别进行监督检查。检查组在结束检查后强调,一企业要按照反馈内容认真组织整改,切实消除食品安全风险隐患。二要严格落实食品安全主体责任,牢固树立质量安全意识,不断提升乳品质量安全水平。三区市场监管部门对整改情况要组织验收,确保整改到位,要进一步加大日常监督检查力度,保障陕西省婴幼儿配方乳粉质量安全。(陕西省市场监管局)
    9小时前
  • 国家发改委等十三部门发文,支持微商电商、网络直播等多样化自主就业

    国家发改委等十三部门发布的《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指出,大力发展融合化在线教育,积极发展互联网医疗,鼓励发展便捷化线上办公,不断提升数字化治理水平。积极培育新个体,支持自主就业。支持微商电商、网络直播等多样化的自主就业、分时就业。鼓励共享出行、餐饮外卖、团购、在线购药、共享住宿、文化旅游等领域产品智能化升级和商业模式创新,发展生活消费新方式,培育线上高端品牌。(36氪)

    9小时前
  • 贝因美预计上半年净利润扭亏为盈

    7月14日,贝因美发布2020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2020年1-6月,贝因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000万-4500万元,上年同期亏损1.22亿元,同比扭亏为盈。对于业绩扭亏原因,贝因美在公告中表示,报告期内,公司通过细分市场的品类突破,保持了主营业务收入的持续增长。同时,公司消除了乳铁蛋白等关键原材料价格上涨的不利影响,合理控制各项成本支出,加强账款催收,取得了明显成效。此外,公司探索品牌资本化之路,激发品牌生命力,并取得了相应的转让收益。(公司公告)


    9小时前
  • 阿拉福兹与蒙牛新设合营企业案获批

    7月14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官网发布了最新的无条件批准经营者集中案件列表,内含阿拉福兹有限责任合作社与中国蒙牛乳业有限公司新设合营企业案。小食代介绍过,蒙牛将把旗下的奶酪业务都注入到上述合资公司,Arla将和蒙牛共同打造专注奶酪的爱氏晨曦品牌,并由合资公司运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

    9小时前
  • 长城证券:澳优Q2有望维持高增长,料今年营收84亿人民币

    据长城证券7月14日消息,卫生事件期间澳优大力拓展线上渠道,随着线下门店逐步恢复经营,预计Q2收入奶粉业务有望继续维持远高于行业的增速。该行预计,澳优2020-2022年营业收入分别为84、104、12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5%、24%、22%,净利润分别为12.6、16.4、20.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3%、30%、28%。(长城证券)

    9小时前

 母婴行业观察

外卖疯狂刷单:账号随便买 商家自刷“好评”

产业

行行

阅读数: 1129

( 0 )

( 0 )

( 0 )

2016-10-21 15:12

记者从一个QQ号买到两个“饿了么”账号。

“专业卡商验证码交流群”QQ群,有人在出售身份证信息。

记者化名“杨杨”在QQ群找人代下单,订单上显示,享受红包减15元的优惠。

导读:“刷单”因应网购而生,虽各大平台明确打击,然而“刷单”仍然屡禁不绝。几乎每一次O2O企业烧钱的背后都有“刷手”的身影。他们往往被称为“羊毛党”,正是他们,“薅羊毛”的同时制造了仅仅是表面漂亮的互联网账面数据。

日前,通过对订餐平台的“刷单”现象调查,南都记者发现了各个网购平台的背后隐藏着一条地下“刷单”产业链———卡商通过大量“养手机卡”,再贩卖给验证码供应商,为刷手提供一个又一个的“白号”,从而“刷单”。而借“刷单”来获利的方式多种多样——拿外卖平台来说,刷手不仅可以刷走“首单红包”,还可以代人下单赚取佣金,与商家合作“刷单”分享补贴。更有甚者,通过出卖“刷单”教程赚取费用,一套能刷外卖“首单红包”的教程仅40元。

A避平台排查“手工”刷单活跃

为了调查“刷单”现象,南都记者日前进入一名为“刷外卖单平台(广州)”的Q Q群。群资料显示,该群创建于2016年1月18日,“手上有10000个外卖平台的会员,可免费帮刷”。

记者发现,群里有多个商家出来求“刷单”——— 比如,“我是商家,有刷外卖销量的加我”“谁刷饿了么,刷货到付款的就行,我要的是销量”,比比皆是;也有求刷“好评”的,隔三差五就有人吆喝,“有账号写点评的私信,要求广州本地号”。

南都记者在该群发布“刷单”需求后,马上就有人私信,称可以“刷单”。一Q Q号自称,可以刷销量,一单5元,商家无须出货,“都是用自己的手机号,只能刷小量,所以贵些”。另一QQ号也私信记者,称可刷各个外卖平台的单,“手工刷”,一单垫付5元。

“好评”同样能“刷”。多个外卖平台Q Q群均有人称可提供好评服务。其中一位称,可写各个平台的好评,一条5元。

知情人称,外卖平台对“刷单”打击很严,通常会针对异常的订单进行排查,“多个外地号订同一家餐厅、销量平平的餐厅短时间订单快速增长、某用户长时间一直订某家餐厅都有刷单嫌疑”。而且,外卖平台会查询用户的IP地址,如果短时间多个订单来自于同一个IP地址,很有可能是“刷手”所为。

因此,为了避开外卖平台对于“刷单”密集的筛查,现在大多数“刷手”只敢“手工刷”,即拥有多个手机号自己点外卖,无须店主自己出货,刷量较小。

B账号随便买商家自刷“好评”

除求助“刷手”外,商家能否自行刷单呢?———可通过购买账号,自行刷单和写好评。南都记者发现,不论是淘宝、百度贴吧还是Q Q,总能找到售卖账号的人,一个账号数角至数十元不等。

在淘宝上,一名为“易水寒办公室”的店铺售卖大众点评、美团网账号,声称“账号手机绑定、不能首单、无使用记录、自动发货”。记者询问,对方称,大众点评一个账号0 .42元,账号号码归属地随机,“也可以定制归属地,1元1个”。对方称,这些账号“都是全新一手注册的,确定可以登录但是不能享新会员优惠”。

记者询问为何会有这么多手机号码,对方透露,“租的一个平台,平台提供的”。南都记者随后购买了两个账号,经尝试,账号确可登录。两个账号均为手机号,一归属地为江苏南京,一归属地为浙江杭州,均为联通用户,不过记者拨打两个电话,均显示“暂时无法接通”。

一名为“网络商家营销推广”的店铺出租美团账号,美团账号不同的等级有不同的价格,其中“V1=1元,V2=2元,V3=5元,V4=7元,V5=10元,V6=20元”。店家介绍称,“账号都是真实手机号码,可以通话可以接收信息,账号异常被封状态联系下我们,分分钟搞定”。

南都记者随后向对方购买了10个账号,经尝试均能登录成功。10个账号的手机号码均为联通用户,除了两个空号,一个未开通语音通话功能,其余全部显示“暂时未能接通”。

而Q Q上一昵称为“饿了么工作室”的Q Q号自称有饿了么账号出售,一个3元,通过支付宝转账。南都记者购买了两个,也均能登录,两个手机号码同样为联通用户,手机拨打过去为“忙音”。

C商家联合“刷手”专刷“红包单”

在推广期,外卖均有“首单”红包,以鼓励用户注册,而这一直都是“刷手”眼中的“香饽饽”。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红包单”已成了外卖平台刷单最泛滥之地,刷手通过模拟器和接验证码平台不断炮制新账号,既可与商家合作共分红包补贴,又能通过代一些想省钱的人下“红包单”赚取佣金获利。

日前,南都记者通过检索发现多个声称能提供“首单红包代下”的Q Q群。记者加入一名为“饿了么首单红包代下”的QQ群,群里只要一到饭点和夜宵,均有人吆喝“饿了么15-15,要的滴滴”。所谓“15-15”,指的是饿了么的首单优惠红包15元。刷手宣称,即使不是新用户,他们仍可以新用户的身份代为下单,享受15元的首单红包,但要收取6元到7元不等的佣金。

南都记者联系到一昵称为“微雨暖阳”的QQ号,对方称能提供首单减免15元的“代下”服务,但要收取6.5元的佣金。随后其发来一个饿了么账号。

南都记者选择一家餐厅,填写联系人、联系电话、收货地址后提交订单。对方告诉记者,不用向商家付款,直接向其付款。

因为饿了么首单红包需要验证码,只有“刷手”有软件能接码。记者即使拥有账号也无法刷到红包,只能提交订单后,由对方代付。

记者支付费用后,过了大概10分钟,对方回复已下单。记者登录饿了么账号,确实看到之前下的单获得首单15元的减免。不过,订单的手机号却变成了一归属地为广东佛山的移动用户,记者拨打该号码,客服称号码“余额不足”。

“微雨暖阳”提醒记者给商家打电话,将“佛山号码”改成自己的手机号,以便收货。记者随后拨打商家电话。商家回复,之前订单上的电话一直打不通,记者按照指示称手机已更换,商家称“会马上进行派送”。过了一会儿,确实有外卖快递员派送记者所下的订单,除去佣金,记者拿到一份比原来便宜了8.5元的“优惠”外卖。

除了“代下首单”,刷手们还会与商家合作“刷红包单”——— 商家可刷销量,刷手又可与商家共享每单15元的红包。南都记者以店主身份询问一昵称为“不想”的QQ号。对方介绍操作流程,“我在你店铺下单,你不用出货,平分红包金额”,15块钱的首单红包,“店主占8元,刷手占7元”。不仅“饿了么”,南都记者发现,只要外卖平台在推广期有“红包”或“满减”,外卖平台“代下”群里总有人吆喝可以提供“代下”服务,比如“代下大众外卖-15,可叠加满减,7R一单”“美团收单-20红包”。

DQQ群有人兜售“刷单”教程

南都记者发现,以外卖平台为关键词的QQ群,总有人兜售“刷单”教程。上述为记者提供代下服务的“微雨暖阳”就自称出售“刷单”教程,一套40元。记者询问是否犯法,她却称“那么多人,都抓起来吗?”

日前,南都记者从一昵称为“后知后觉”的QQ号通过支付宝付款40元获得一套饿了么无限首单教程。

该教程显示,刷“红包首单”需要两个“神器”———“手机系统模拟器”和“接验证码平台”。

手机系统模拟器系一款能在电脑上模拟手机操作系统实现安装、使用、卸载应用的软件。一些模拟器还可自行设置不同手机IM EI号(移动设备国际识别码,每台手机都有唯一一个IM EI号)和手机型号,避免外卖平台追查。

而接验证码平台则是不断炮制新账号的“利器”。该教程推荐一款名为“T heW olf”的接验证码平台,该平台可提供接收“饿了么短信验证码”和“饿了么语音验证码”的服务。

“刷首单”时,先选择2毛(0.2元)收验证码短信的项目即可取号———拿到一个手机号和一个短信验证码,两者即构成一个“饿了么”新账号,领取账号后即可去下单。而点餐后,由于“饿了么”需要二次语音认证,这时则要选择2元收语音验证码的项目,从而获取语音验证码。

教程显示,如果是大量接单,为了应对外卖平台的追查,则需要用到一款名为“008神器”的软件,它可以一键数据清除之前的记录,安装循环重复的程序后即可实现循环清除。

除了“饿了么”无限首单教程,“后知后觉”还向记者附送了一套“美团外卖教程”、“大众点评领券(满15-15-170号段)”教程。他称,外卖平台大多有破解教程。教程还会随着平台的更新而更新。

追问 何谓接验证码平台?

大多数网站用户注册时,往往需要验证码,这原本是应对恶意注册之策,竟然也有破解之术。验证码只能通过手机接收,个人不太可能拥有多部手机,就算有也不方便操作,为达到刷量的目的,接验证码的业务应运而生。

所谓“接验证码平台”,能通过大量收购废弃却仍能接收短信的手机,汇成号码池,根据用户需求,为其接收注册网站用户时需要的验证码,从而不断炮制出可登录网站的新账号。

验证码平台众多。南都记者在网上检索到多个宣称可以提供接收验证码服务的平台,有“E码”“久码”“51码”等。

在此以接码平台“T heWolf”为例。日前,南都记者注册了一个“T heWolf”账号,成功登录平台。“平台公告”显示该平台号称自己为“国内首家集语音、短信为一体的验证码接收平台”“全网最低的语音验证码接收平台”。

点开平台“专属项目”一栏,南都记者发现,有多达68页729个网站可通过该平台接收短信或语音验证码。其中,属于外卖平台的饿了么、大众点评、美团、百度外卖都可以取手机号,同时接收短信或语音验证码。

在“使用项目”一栏,可以选择此前添加的“专属项目”,比如“饿了么短信验证码接收项目”,进行取手机号和短信验证码。“取号设置”中可选择“指定卡商(手机卡商家)、指定手机号、指定手机号段、指定运营商、指定归属地”。记者在平台操作“饿了么接收短信验证码”,每次取得的手机号均不能正常拨通,而短信接收的成功率也不高。

刷单手机号从何而来?

南都记者发现,“T heW olf”接码平台在淘宝开设一个店铺提供平台充值服务。淘宝店介绍,“平台拥有卡商接近400个分布全国各地,每月供量400万张语音卡”,也就是说,接收验证码时取出的手机号码其实来自于平台合作的卡商。

所谓卡商,即指“手机卡商家”,这些人往往“养”了大量即将停机或月租非常低甚至为0元的手机号码。这些手机仍然可以接收短信或接听电话,利用这一点,可利用其来接收验证短信或语音验证码。

知情人称,卡商通过大量回收废弃的手机卡,或卖给验证码平台,或自己做接验证码业务,造成虚假的互联网繁荣经济。“事实上,很多网站号称拥有庞大的注册用户,其实都是推广期实行优惠时,引来一大群骗优惠的刷手。而归根结底,源头正来自于卡商。”

南都记者日前进入一个名为“专业卡商验证码交流群”的QQ群,群里不断有自称“卡商”的人跳出来“收卡”,如“无限量收福建厦门电信小卡”“收广东各地区移动大小卡”;也有人跳出来“售卡”,如“出河北联通卡,号段:13x”“出售大量手机卡:山东卡话费6元,月租5毛一个月;出售170卡,语音短信正常打电话”“出江苏联通0月租卡”。

所谓的“大小卡”,是指手机卡有无剪卡的区分,在做接验证码一类业务时,卡都要插入一个“猫池”(Modem Pool)设备。“猫池”是一种扩充电话通信带宽和目标对象装备,能够实现集群发布或接收短信,已成为电信诈骗者十分常用的诈骗用具。

这些手机卡从何而来?知情人称,这些废弃的手机卡很多来自手机卡经销商,也就是通常说的那种卖电话卡的“路边小店”。

手机实名制,卡商没辙了?

手机实名制正在推行中,对卡商有影响吗?今年5月,工信部发布通知,要求通信企业确保明年6月30日前全部电话用户实名率达到100%。今年9月30日,广东宣布已关停所有未实名电话号码,全省实名登记率达到100%。

但不少在Q Q群活跃的卡商均称兜售的卡是“实名过的”。为何卡商能够收到这些实名过的手机卡呢?

一、有可能是运营商的部分销售人员执行实名制不严。在去年央视3·15晚会上,央视就曾曝光湖南联通常德市分公司的销售人员为了完成任务,疑将大量利用非常手段激活的、没有销售出去的手机卡批量卖给卡商,运营商关于实名制的严格规定成了一纸空文。

二、有可能是身份证信息买卖。《北京日报》9月7日报道,手机卡实名认证可通过上传身份证正面、反面扫描信息及用户手持本人居民身份证正面免冠照片,并与“全国公民身份证号码查询服务中心”进行联网比对而成。有专家对此表示忧虑,“任何一个拿到你这三个认证图片的人,都可以用你的信息做实名认证”。

在“专业卡商验证码交流群”的Q Q群,就有人自称销售身份证正反面和手持身份证照片,“50元500套,3万套打包300元”。但对于这些身份证信息的来源,其讳莫如深。

此外,南都此前报道,一些手机卡已经迈过了实名制的门槛,但却被进行二次销售。当时,有业内人士向南都表示,运营商现在能出售的手机号100%实名制,但消费者买卡后的个人行为却很难监管。

业内行动 平台表态严打刷单屡打不绝

事实上,针对互联网“刷单”产业链,多个平台均表态严厉打击。

比如,今年央视“3·15晚会”曝光刷单问题后,阿里巴巴就曾表示,刷单商家会被扣分、关店。京东也多次明确表态“严打刷单”。

而外卖平台也明确表态打击刷单。据媒体报道,去年10月27日,饿了么向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长征派出所报案称,淘宝网上一店铺正在出售该平台“首单红包”。今年5月4日,犯罪嫌疑人袁某在河南被成功抓获,后袁某因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被依法批准逮捕。

然而,在O2O行业竞争激烈的情况下,有意见人士认为,“刷单”行为一定程度可能是被默许的。据《北京晨报》报道,去年10月份,女子常某在滴滴打车平台领取打车优惠券,并虚构打车交易事实,在短短几个月内套现3万余元。常某因涉嫌诈骗罪,被海淀检察院批准逮捕,成为全国首例通过“滴滴打车”进行刷单套现的犯罪案件。

当时,海淀检察院检察官韩志泰向媒体解释,因为O 2O行业竞争激烈,不少公司采取补贴用户的经营模式,以获取市场份额,一些人通过注册账户等方式很容易获得交易补贴;一些公司虽然明知发放补贴可能被职业刷单人“刷走”,但因刷单可以帮助公司获取更高的交易数据,有利于进一步融资,因此这种行为也被默许。

专家说法 外卖平台刷单如何厘清责任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阴建峰和刘雪丹曾就“刷单”现象发表论文《网络刷单行为的刑法规制研究》。

阴建峰和刘雪丹在论文中认为,刷单分为“声誉型刷单”和“财产型刷单”。“声誉型刷单”如果是给“好评”,有可能涉嫌虚假广告罪,而“恶意差评”则可能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如果有敲诈行为还可能涉嫌敲诈勒索罪;而“财产型刷单”,如果是在网络平台合法注册软件账号的人,其实施的刷单行为可能构成对平台的民事违约,而如果是恶意注册平台账号者即“刷客”,则可能构成诈骗罪。

据报道,今年年初,某知名O2O送餐平台的员工芮某某与人合谋,虚构多家商铺、多名派送员,进行虚假消费刷单,骗取公司补贴费用高达15万元。武侯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批捕芮某某等人。


文章来源:南方周末




版权声明:转载母婴行业观察的原创文章,需注明文章来源以及作者名称。公众号转载请联系开白小助手(微信号:zhangxiaoxian1015)。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扫描二维码,第一时间获取母婴行业的资讯和动态。
从此和母婴行业观察建立直接联系。

分享至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本栏目文字内容归myguancha.com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Copyright © 母婴行业观察 |  京ICP备12043030号-6